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京津冀治污周年考环保部门数据与民众感受存

发布时间:2018-11-24 17:29: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京津冀治污周年考:环保部门数据与民众感受存在差异

保部8月公布的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评价结果显示,7月份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前10个城市中,京津冀占9城。

截至今年9月,《大气污染防治行动相关公司股票走势河北钢铁2...44%计划》实施满一年,环境保护部等六部委合力拟定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也已执行了近一年时间。然而,环保部最新数据是否意味着这一年京津冀三地“斗”气效果不佳?

当地学者却并不这么认为。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高级工程师李云婷认为,7月气温高、降水少,加上有重污染过程,对PM2.5的平均浓度贡献大。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冯银厂则对媒体表示,从清新空气行动实施一年来的情况看,改善环境空气质量的效果明显,一方面PM2.5下降幅度大,另一方面重污染天数有所减少,即使有时出现,程度也较之前轻。

按照《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京津冀地区要建立区域协作机制,协调解决区域突出环境问题,组织实施环评会商、联合执法、信息共享、预警应急等大气污染防治措施,通报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进展,研究确定阶段性工作要求、工作重点和主要任务。不过,环保人士则在对比了大量官方公布的数据后,认为数据中存在疑点。

他们认为,这份空气指数“成绩单”表明,京津冀空气治污之路仍显得任重而道远。

三地交出“成绩单”

包括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山东省在内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作为我国的重工业基地,结构性污染突出,产业布局不合理,是我国大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

环保部8月公布的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评价结果显示,7月份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前10个城市是唐山、邢台、石家庄、保定、济南、北京、邯郸、天津、廊坊和衡水。京津冀有9个城市进入前十名。

自从去年初环保部每月公布全国空气质量较差十个城市名单以来,榜单中总能找出七八个京津冀的城市,其中以河北省居多,均超过半数。

监测数据显示,7月份京津冀区域13个城市平均超标天数比例为57.4%,重度污染天数比例高于74个城市4.4个百分点。

与去年同期相比,京津冀区域13个城市平均达标天数比例由48.6%下降到42.6%,空气质量有所下降;与上月相比,京津冀区域13个城市平均达标天数比例由48.5%下降到42.6%。

其中北京市7月份达标天数比例为29.0%,出现重度污染5天,主要污染物为PM2.5。与去年同期相比,达标天数比例由38.7%下降到29.0%,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比去年同期增加4天,空气质量有所转差。

从7月份的监测结果看,似乎京津冀三地改善空气质量的努力并不理想。李云婷认为,7月气温高、降水少,加上有重污染过程,对PM2.5的平均浓度贡献大。

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环保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8月中旬,三地已拿出了各自的“成绩单”,并且都认为“考分不错”。

北京市环保局的监测数据显示,上半年北京PM2.5平均浓度为91

京津冀治污周年考环保部门数据与民众感受存

.6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1.2%。PM10、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同比分别下降1.3%、16.4%和4%。上半年共发生空气重污染25天,较去年同期减少15天。

据天津市环保局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15日,天津市环境空气质量达标天数105天,同比增加17天;重污染天数15天,同比减少19天;PM2.5和PM10平均浓度为80微克/立方米和135微克/立方米,同比分别下降18.4%和8.2%。

“从清新空气行动实施一年来的情况看,改善环境空气质量的效果明显,一方面PM2.5下降幅度大,另一方面重污染天数有所减少,即使有时出现,程度也较之前轻。”冯银厂对媒体说。

在河北省日前召开的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给出的结论是“今年以来,河北省坚持源头严防、过程严管、后果严惩,全力打好环境治理攻坚战。特别是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河北省环保厅的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6月,全省设区城市PM2.5平均浓度为103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2.7%。PM10下降9.4%,二氧化硫下降26.7%,一氧化碳下降20%,臭氧下降13.9%。全省平均达标天数62天,比去年同期增加6天,重度以上污染天数减少9天。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公布的《2014年上半年74城市空气质量状况》也显示,上半年,京津冀区域空气质量明显改善,13个城市达标天数比例提高3.2个百分点。

据环保部公布的数据,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刚刚颁布实施的2013年第四季度,京津冀三地总体大气污染防治情况不理想,特别是河北唐山等地部分工业企业超标排放、治污设施运行不正常情况严重,京津冀地区13个城市的空气质量普遍超标。

京津冀“招数”不同

国务院去年9月印发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经过五年努力,京津冀等区域空气质量明显好转。力争再用五年或更长时间,逐步消除重污染天气,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去年9月颁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进一步确定,到2017年,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PM2.5浓度在2012年基础上下降25%左右,山西省、山东省下降20%,内蒙古自治区下降10%。其中,北京市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政府也在砸重金“买”蓝天。今年初,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在“经济发展专题座谈会”上表示,北京将投入7600亿元治理PM2.5。北京市财政局也计划5年内统筹落实资金478.58亿元,防治大气污染。

数据显示,北京市2013年PM2.5年均浓度为89.5微克/立方米,超过世界卫生组织过渡期第1阶段目标值1倍多。

北京市环保局所作的PM2.5来源解析结果显示,全年PM2.5来源中,区域传输贡献约占28%~36%,本地污染排放贡献占64%~72%。在本地污染贡献中,机动车、燃煤、工业生产、扬尘为主要来源,分别占31.1%、22.4%、18.1%和14.3%,餐饮、汽车修理、畜禽养殖、建筑涂装等其他排放约占PM2.5的14.1%。

与其他地方把精力集中在具体项目的节能减排上不同,北京则更加注重地方立法和排放标准的提升。今年1月,《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获通过,这是全国首部地方治理大气污染的法规。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柳纪纲介绍,该法规以降低PM2.5浓度作为目标,旨在用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来治理大气污染。

北京市环保局科技标准处副处长王宣同介绍,北京已制订地方环保标准共51项,今年将突破60项,已基本形成国内最为严格的地方环保标准体系,其中大气污染物排放控制标准就占33项。

天津市委、市政府把清新空气行动摆在“美丽天津·一号工程”的首要位置。本报梳理的相关资料显示,一年间,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市长黄兴国等先后召开3次市委常委会、11次市政府常务会议、48次市政府专题会议就大气污染防治进行研究部署,并多次作出批示。

天津市更希望走一条综合运用法律、经济、技术、行政手段的治气之路。以排污收费为例,天津市环保局副总工程师邵玉林介绍,从今年7月1日起,天津市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氨氮、化学需氧量4种主要污染物排污费收费标准平均提高近10倍,并按梯次实行差别化收费。

京津冀三省市中,河北省的大气污染防治任务最为繁重艰巨。河北省政府副省长秦博勇日前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表示:“省委、省政府态度非常明确,坚决打好大气污染防治这场硬仗。”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出台后,河北省马上提出了大气污染防治50条措施和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实施了“减煤、治企、控车、降尘、增绿”等重点举措,提出了到2017年削减4000万吨标煤、细颗粒物浓度下降25%的目标。

秦博勇介绍,河北省正大力实施“6643”工程,即到2017年压减6000万吨钢铁、6000万吨水泥、4000万吨煤、3000万重量箱平板玻璃。同时充分利用市场“无形之手”的倒逼作用,推动过剩产能退出。

区域协作的“不和谐音”

不过,对于京津冀三地大气污染防治的努力,当地居民们的感受不明显。

北京市环保局投诉举报中心的数据显示,居民对城市空气质量并不满意。今年1~7月,该投诉举报中心收到的涉及大气污染方面投诉有13694件,占信访总量的3.9%,同比增加7950件,增长比例达138.4%。

投诉举报中心称,居民们主要反映的是工业废气、餐饮油烟、锅炉烟尘、扬尘、机动车尾气等问题。

天津市环保部门反映,大气环境总体形势依然非常严峻,传统的煤烟型污染尚未得到根本解决,机动车、重化工业造成的PM2.5、臭氧污染又接踵而至。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邹首民告诉本报,随着环境执法力度的加大,大量企业也开始由“直排”转向“偷排”。

“像过去那样明目张胆直排的企业少了,转而采取夜间偷排、假日偷排、雨天偷排的方式。”邹首民说,企业应对环保检查的手段也越来越高超和隐蔽,治污设施“开机欢迎、关机欢送”的现象很多。

对此,环保部门也不得不改变“招数”。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副局长陈善荣介绍,从今年3月开始的专项检查中,已要求各级环保部门在检查中做到“三不”、“三直”,即“不定时间、不打招呼、不听汇报、直奔现场、直接督查、直接曝光”,全时段保持环境执法的高压态势,形成强烈威慑。

今年以来,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向通报了两次通过无人机掌握的企业超标排放情况。

邹首民介绍,环保部首先组织环境卫星应用中心利用卫星图片确定重点地区,然后,采用无人机航拍方式对大气污染企业实时拍照取证和录像取证,获取的图片地面分辨率最高达0.04米。

无人机传回的图像显示,河北钢铁集团敬业钢铁有限公司高炉出铁时无组织排放严重,有烟囱烟尘排放明显;山西华泽铝电有限公司煅烧窑烟气超标排放;内蒙古宜化化工有限公司烟尘排放明显,厂区无组织排放严重。

在今年6月一次无人机航拍和结合地面检查中,环保部门发现疑似存在环境问题的企业64家,主要问题有烟尘超标排放、烟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脱硫设施及废水处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等。此外还发现部分隐藏在山区的土小作坊。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京津冀地区要建立区域协作机制,协调解决区域突出环境问题,组织实施环评会商、联合执法、信息共享、预警应急等大气污染防治措施,通报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进展,研究确定阶段性工作要求、工作重点和主要任务。

但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的多家环保组织发现仍存在一些不协调的现象。“我们对比了大量官方公布的数据,也从这些数据中发现了不少可疑的地方。”环保人士陈立雯说。

她举例说,河北准备在2017年把钢铁产能压缩到2.2亿吨。而实际上,2013年河北的钢铁产量也不过才1.9亿吨。产能与产量是很容易被公众忽视的字眼。如果不压缩“产量”,而只压缩“产能”,京津冀的雾霾治理就可能陷入数字游戏,仍旧不可能如期实现减排目标。

近期梳理河北、内蒙古、山东等地新上项目时也发现,一些地方经济增长冲动的热情不减,依旧抢时间上项目。仅去年9、10月间,邯郸、武安、包头、青岛等多个地方就分别有大量项目集中开工。

“联防联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毕竟各省区市都有各自的利益。”北京市一位官员在接受采访时,对此表示忧虑。

治污不能“翻烧饼”

经过一年的防治,各地到底有哪些体会?

在7月份召开的河北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说他最大的感受就是“要正确处理稳增长、调结构、治污染的关系,不能够"翻烧饼"。”

周本顺说,河北正处于爬坡过坎、转型升级的攻坚时期,既面临着加快发展的艰巨任务,又面临着结构调整的巨大压力,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和艰苦的努力,稍有松懈就会影响国家下达和省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目标任务的完成。

“不能用一种取向掩盖另一种取向,要始终保持战略定力,坚持三个坚定不移:调结构坚定不移,稳增长坚定不移,治污染坚定不移。”周本顺说。

他解释说,在调结构方面,不能因为速度下来一点,调结构就放松了,市场倒逼是调结构的一个有利时机,不能坐失时机,“6643”的压减任务必须按进度推进,坚决完成。同时,在稳增长方面,要集中力量抓好产业项目,抓好新型城镇化,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而在治理污染方面,周本顺表示,“治理本身也是一种经济拉动,治理过程当中要把新能源、节能环保产业抓上去。”

今年6月,周本顺在保定调研时就曾明确表示,河北省当前发展的最大瓶颈是生态环境,可以说,生态环境支撑能力有多大,发展的潜力就有多大。“抓好生态环境,我们是铁了心的,即使影响GDP,也一定要干好。”他说。

据悉,河北省目前正在钢铁、水泥、电力、玻璃四大行业中推行“刷卡排污”制度,超过卡内设定的总量指标将自动停止生产。如果排污量出现剩余,则可以通过河北省污染物排污权交易中心的交易平台,将排污权进行出售。河北省计划年内建成全省统一的IC卡总量管理信息系统。

对于首都北京的空气污染治理和产业结构调整,在7月25日召开的北京市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表示,要按照首都城市战略定位优化产业布局,处理好“舍”与“得”的关系,做到“瘦身健体”。

北京市环保局给予说明,北京正在抓紧研究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考核办法。对官员治理大气污染的考核,也将更精细化,不但要参考大气污染治理成效,还要考察城市管理的各个方面。考核的主体也将扩大,不仅包括工业等部门,还将包括街道等单位。

依据去年9月公布的《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重点任务分解》方案,对工作不力、行政效率低下、履职缺位等导致未能有效完成任务的,追究有关单位和人员的。对考核不合格的区县实施环保区域限批,禁止建设除民生工程以外的排放主要大气污染物的建设项目。

天津市目前正抓紧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完善,力争今年第三季度完成《天津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修订工作,并尽快提请市人大审议通过。同时加快《天津市环境保护条例》的修订。

天津市还计划在今年采暖期到来前,全面完成燃煤设施改燃工程以及供热锅炉改燃并任务。监测系统也要在年底前覆盖全市燃煤量90%以上的企业。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办公会议近日也通过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专家委员会成员名单》和《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工作进展及下一步工作建议》。

该建议提出,下一步将加快建设区域信息共享平台,尽快完善区域重污染预警会商和应急联动机制,启动区域空气质量达标规划编制,加大区域机动车污染防治力度,并加快制定促进区域空气质量改善有关政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