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缺煤限电天灾不是惟一肇事因素

发布时间:2019-03-05 18:42: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缺煤限电:天灾不是惟一“肇事”因素

2008新年伊始,华南、西南、华中、西北等部分地区电煤频频供应告急,一些电厂发电机组因无煤可燃被迫停机。国家电监会主席尤权日前在全国电力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上表示,全国已有10多个省级电出现不同程度的拉闸限电。

坐在“煤堆”上的产煤大省山西和陕西同样也没能幸免此轮电煤之荒。近日在这些地区采访时了解到,导致此轮电煤告急的主要原因是大雪封路,电煤运输受阻;年终煤矿停产整顿,导致煤源供应不足;此外,还有一个缘由是价格体制不顺,“煤电之争”影响电煤供应。

“煤堆”上的电厂闹“煤荒”

进入1月中旬以来,山西省大部分电厂存煤严重下降,许多电厂燃煤库存已低于警戒线。截至1月17日,山西省188万千瓦机组被迫停机,13个省调电厂、1098万千瓦机组正饱受“无米之炊”的困扰;截至1月22日,陕西省发电机组缺煤停机已达150万千瓦,多家电厂电煤存量平均仅可用三天。

太原电监办25日提供的情况显示,山西省调电厂(煤电联营电厂除外)储煤情况不容乐观:23家发电企业中有13家储煤量在五天(包括五天)以下,其中风陵渡电厂和赵城电厂已无煤可用,另有三家电厂存煤仅可使用一天,其余八家存煤可用两到五天。截至24日,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的神头二电厂储煤仅为1.5万吨,和另外两家百万千瓦电厂一样,存煤仅够燃用一天

缺煤限电天灾不是惟一肇事因素

因电煤紧张,目前,山西南部电临汾、运城地区出现了较大范围内的频繁拉闸限电,电力最大缺口达到300万千瓦左右。电力安全生产和电稳定运行形势严峻,山西省电力公司于本月17日至21日,紧急启动了山西电电力供应“黄色”预警。

山西、陕西面临的窘境正在全国上演。据统计,截至1月22日,全国355家主要由铁路供应煤炭的电厂电煤库存量为1968万吨,按当日耗煤224万吨计算,可耗天数为8.8天。目前,宁夏、安徽、陕西、浙江等地的电厂均出现存煤不足情况。

为缓解由煤炭供应不足而导致的供电紧张,西北电公司组织甘肃、青海、宁夏电力支援陕西,截至1月19日,甘、青、宁三省(区)累计支援陕西省电量12428.5万千瓦时,相当于节约电煤6.6万吨。

大雪阻塞交通,电煤供应吃紧

在陕西、山西采访时发现,气候影响被认为是造成此次电煤供应紧张的一个直接原因。

受降雪影响,陕西省道路交通运输紧张,全省大部分高速公路一度封闭,许多运煤车辆无法运行。因为缺煤,电厂纷纷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无法发电,陕西电局部限电;因为缺煤,热力公司无法正常供热,居民连连喊冷。

在采访中发现,在公路运煤受阻的情况下,铁路运煤同样遭遇难题。西安铁路局总调度长何自庆分析,由于公路不通,大量旅客改乘火车,铁路运输煤炭的能力同样受到影响。

进入冬季储煤高峰期后,中电投娘子关发电公司燃煤供不应求,铁路煤到货率低,公路运输因堵车严重而非常困难,造成公司燃煤供应极度紧张,因无煤可用,3号机组已于今年1月3日晚被迫停机。截至1月15日,煤场库存实际可取可用煤仅为4000吨,且日进煤量不足300吨,4号机组运行也受到了威胁,面临着随时停机的局面。

太原电监办专员李廷勇介绍说,太原电监办已经向国家电监会、山西省政府紧急报告了近期情况,山西省及相关部门正在协调各方,以解电厂燃煤之急;与此同时,陕西省政府也召开了电煤供应应急会议,制定了五项措施应对当前省内电煤告急的紧急措施;国家发改委等多个部委日前也下发紧急通知,要求保障煤源,保证运输,保证电力生产和电安全。

停产整顿,导致煤炭产能不足

据了解,此次电煤供应紧张的另一个原因,是地方小煤矿的货源和运输出现了问题。在岁末年初的重点合同衔接会上,许多电厂并未与重点煤炭企业签满合同量,有的甚至只签了一半的用煤量,从而为购买小煤矿的电煤留下了余地。而小煤矿的货源和运输,恰恰出现了问题。

在山西采访时发现,许多地方的小煤矿目前处于停产整顿或整合状态。

一部分煤矿由于资源整合而停产,一部分则因煤矿事故而在区域内停产整顿,如去年发生“12·5”矿难的临汾市、发生“9·19”矿难的大同市,几乎所有小煤矿全部停产整顿,致使这些地区处于“无矿生产,无煤可运”的紧张状态。

在大同市及周边产煤县,了解到,全市小煤矿全部停产整顿,而产煤大县左云县的煤矿早在2007年“9·19”矿难后就已停产,至今仍未恢复生产。

在基层采访时了解到,越是到了关键时期,地方官员越怕煤矿出事故,因为安全“一把手”负责,煤矿生产验收“谁签字,谁负责”;而在煤价上涨、供应紧张的刺激下,一些小煤矿极有可能组织“三超”、甚至违法生产。在安全问责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地方官员对小煤矿选择“一关了之”的处理方式,确实带有一丝无奈。

煤电价格之争,暗藏电煤紧张深层原因

在采访中了解,此次电煤紧张还有一个原因是价格体制不顺。

山西一家发电企业负责人告诉,“2007年地方煤价一直加速攀升,到2007年底,煤炭价格已经比2007年初上涨了近百元,发电企业经营形势十分严峻。”

“由于上电价不变,许多发电企业已经严重亏损,高位运行的煤价远远超过了发电企业的承受能力。”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一位人士接受采访时说。

据了解,一些“中间商”趁机抬价的行为使得电煤供应雪上加霜。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这位人士告诉,近段时间来,在一些煤炭港口几乎每天产生一个千万富翁。他说:“由于电煤市场的上游是放开的,因此一些中间商从中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国有煤矿出产的电煤每吨150元,但却被中间商炒到600元一吨。正是这种难以理顺的价格机制使一些人从中赚了个盆满钵盈,同时导致电煤供应更趋紧张。”

中国煤炭动销协会信息中心副主任郝向斌认为,虽然当前电力装机已突破7亿千瓦,煤炭产量超过25亿吨,市场供需已基本平衡,但在现有的煤电价格体制下,“市场煤”与“计划电”的问题没有真正解决,“煤电之争”不可能停止。从而造成电厂生产中断,电力紧张由此产生。

标签: